说出来有助想得更清楚

浏览量:544 时间:2020-08-06阅读:961点赞:911

说出来有助想得更清楚

说出来有助想得更清楚

强迫自己将想法有系统地说出来,是使自己想得更清楚的有效途径。有时即使自己的想法或方案并不周详,但试图向别人说明时,会将思考脉络逐渐釐清。有时即使方案并不成熟,但还是勇敢提出来,是希望藉别人的质询或提问来了解此一方案的不足,以及发现方案背后各项有待验证的前提。试着说出来,有利自己整理思绪,也可藉别人的发问来调整自己的观点,甚至有机会在与别人想法比对时知所不足,进而推动自己思想深度与广度的不断进步。

因此,即使没有十分把握,也可以将想法提出,并将此一发言视为「实验」,而其他人的提问则相当于为了验证假说所进行的资料蒐集。这些想法包括决策或主张背后的理由、资料的解读或分析方法、因果关係的认知,有待验证的前提、对各项数据的诠释方法。

无论是否完整正确,讲出来以后,别人才能针对这些进行讨论、补充与修正。换言之,讲出自己尚未完整构思的想法,也是学习成长的方式之一,有些人在心态上要等自己的想法相当成熟甚至「完美」才愿意讲出来,似乎不必要。

个案教学的教师有一部分责任是为发言的学生进行摘要与整理。有时学生即使未想清楚,也会被要求提出论述;论述虽不完整,但经过教师整理后,发言者更能真正明白自己的想法究竟是什幺。这也是个案教师可以做出的贡献之一。

在某些会议,有些人从不发言,其他人既不知道他们的想法是什幺,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对其他人的发言听懂了多少,或有没有在听,而且他们也从来没有为集体决策做出任何贡献。如果在组织中有太多人「不听、不说、不想」,组织的生产力当然不可能有良好的表现。

在真实世界中,有些组织文化的确不太鼓励大家针对严肃议题发表意见,因此「藉着说出来以整理自己想法」的做法未必可行。个案讨论时,若仅邀请自行举手的学生发言,则有些「追求完美」的人极可能永远没有发言机会。在我所建议的「随机选人」的方式下,无论想法是否完整,都有可能被要求当众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使个案教学对「藉着口头说明使自己想得更清楚」一事,可以产生很大的帮助。

易言之,互动式个案教学因为常利用抽选的方式要求学生作答或提出看法,学生在仓促之间未必能提出十分完美的见解,但抽选前的思考準备,以及「不完美的发言」过程都会对学生的思考产生正面的作用。有些学生甚至学员,对「被要求当众说出看法」一事,备感压力,殊不知这也是促使大家自我成长的有效方式之一。

「说」与决策

与决策有关的观念或原则,十分複杂,不在本书讨论範围之内。但背后有「想法」的「说」,其实是决策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理由之一是,若要对任何问题提出解决办法或备选方案,或决定决策方向,都必须透过「说」这一步骤来完成。

任何决策,无分大小,都应该说清楚、讲明白,决策才能有效下达。

理由之二是,在真实世界中的重大决策,大部分应该是经过逐步调整而制定或抉择的。换句话说,重大决策不应该是决策者自己在心中想过后就立即发布,而应先从各方蒐集资讯、与各相关人员交换意见之后才逐渐形成;此一过程中主要动作就是「听」和「说」。

如果决策的初步草案能有效地向大家说明清楚,提供资讯与意见的人也能在听懂之后,有效地将其疑惑、建议、顾虑或考量说明白,使参与决策的各方,不仅有能力在逻辑上找出「有待验证的前提」,也能为大家进行理性解说自己的想法或顾虑,才能让决策者在整合各方目标、资讯与构想之后,产生更有创意、考虑更周详的方案。

这些都说明了决策水準与「说」的能力与品质息息相关。

社会心理与组织政治因素对发言的影响

在某些不良的组织文化或社会文化下,很多人担心若发言立场明确,很容易被「归类」,或因为「选错边」而成为被攻击批判的对象,因此习惯于运用高度概念化或抽象化的语言,讲一些事后容易辩解,又便于各自解读的论述。如果组织中的发言状况普遍如此,表示其组织文化或领导风格很可能有问题。

此外,发言的预期结果之一是让其他人评估、建议、补充,因此,在发言顺序上,应该由地位较低者先讲;若由高阶层先讲,大家由于不便公开提出不同意见,很快就会结束实质上的讨论。而在某些组织文化下,高阶人员发言后,大家不仅不可能表示不同意见,甚至还一味附和,这也是正常的群体讨论与决策时不应出现的现象。

其实高阶人员若明白以上道理,在讨论决策议题时就要到结论时才表示自己的想法,甚至在大家发表意见时,绝对不能让自己的表情或肢体语言透露了心中的偏好。这样不仅可以减少发言人员无谓的附和,也可以藉着开放的态度听到各种不同的意见与想法。

「只会说不会做」与「只会做不会说」

很少有企管学者在经营事业上有极为过人的成就,因此即使对学理的解说十分精闢,对问题诊断及建议方案亦极为深入,在实务界的成功人士心中,其实也被归于「只会说不会做」的那一类人。

然而,如果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只会做不会说」,也很可惜。因为这些智慧过人的企业家,一向凭直觉决策,思考上并非没有系统,而是他的思想体系自成一格,对观念和名词等的定义与众不同,年轻时也没有向其他人详细解说自己思考方式的习惯,因此很难将自己的想法说清楚。如果再加上地位崇高而造成和下属或子女之间的心理距离,妨碍了后者提问的勇气,久而久之,不仅授权与传承困难,而且由于长期缺乏对外沟通所产生的挑战与质疑,也会影响自己本身的思想能力的成长。

在这些企业家的年龄与地位对其「听」与「说」所形成的障碍还不太严重时,参加个案教学应该是解决此一问题的有效方法之一。

个案教学有助「说」的能力提升

上课讨论时没有社会阶层问题,也没有组织文化或政治因素的干扰,每位学生或学员都会随时被要求当众讲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只是说空话或卖弄名词,也会被教师进一步要求讲得明确具体。再者,为了讲清楚,每位学生或学员不得不努力修正或发展自己发言的「系统架构」,针对大家正在讨论的严肃议题进行口头论述。同时又可以与其他同学的系统架构或思想架构以及发言方式互相观摩,其所产生的学习效果是其他教学方式所不容易做到的。

口头表达的强度有助沟通效果

发言者应努力将複杂的想法有条理、有次序地表达出来,协助听者能够理解。破题、引言、摘要、主张、理由等铺陈,除了有系统的分点说明外,每句话之间应有其逻辑上的次序与关连。为了强调重点,应适时运用手势、语调、眼神来辅助。

察言观色以调整表达方式与重点

发言者更应尝试从听者的表情中蒐集其理解程度再强化说明的深度或调整解说的方式。换言之,发言者应持续模拟听者心态与理解程度来决定表达方式或层次,随时察言观色,调整自己传达观念之速度与深度。如果大部分人在表情上呈现出不能理解,表示发言者的表达不够清楚,或某些名词或观念对现场听者而言太过艰深,因此必须改换其他方式来重新解说。

摘自《司徒达贤谈个案教学》

Photo:photophilde, CC Licensed.

数位编辑整理:曾琳之

相关文章